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猜不透的跨年夜

猜不透的跨年夜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前前阵子跨年时跟女友去玩,在规划的行程时,女友的姐姐也说想要跟我们
一起去,因此,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女友也带她姐去玩,毕竟,两个人中间出现
一个电灯泡,要怎样都很麻烦,订房间也要订四人房,但是那天房间不好订,我
就只订到两人房,一大床,第三人加钱。

  出发时,女友与她姐都穿了短裙加上裤袜,跨年过程就省略了。跨完年就进
房间继续玩一些小游戏,当然也穿插了一些酒精类的饮料,因为冷气只开送风,
加上又吃吃喝喝了不少,房间感觉热了起来,女友与女友她姐就脱掉了裤袜,然
后喝到大家都有点茫茫的,于是累了所以就休息了。

  不过,要是这样就睡到早上就太可惜了,对吧?因为……我们都还没有洗澡
啊!那间汽车旅馆的浴室,大家应该都知道是半开放式的,也有透明窗户,我订
的那间是完全开放式的,也就是床可以看到浴室,不过有隔一小部份的走道,只
有一道玻璃帷幕隔著,中间没有门,床脚过去就是电视,电视过去右边一点点就
是浴室,只要躺对位置,就可以看到浴室裡面的人。不知道这样形容够不够?

  而洗澡时,女友先去洗,她姐还跟我说怎麽没去洗鸳鸯浴?

  我说:「你在这边,我怎麽敢?」

  她姐说:「看来我破坏了你们的好事喔!」

  我说:「嗯,对啊!」

  她姐又说:「呵呵~~那还真的是对不起你喔!」

  我说:「没有啦!出来玩最重要的就是高兴,其它的是其次了。」

  对话了一阵,我一直尽量不要把话题岔开,不然她姐穿的短裙坐在床上一直
露出秀裤的样子,让人会很想要扑上去。

  没多久,女友洗好了,换她姐去洗,我跟女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著,女友没
多久就睡著了。我换了个可以看到浴室的位置,远远的看著女友姐姐在洗澡,不
过雾气让我看不太清楚,但是动作还可以分辨,于是,在酒意甚浓的情况下,胆
子越来越大,理越来越少,我就偷偷的走到电视后面,就这样女友姐姐的裸体
就呈现在我眼前了。

  我回头看了一下女友,她已经不醒人事了,而女友姐姐似乎故意不转头的样
子,不然她一转头的话,我就会被发现了。

  女友姐姐身材比女友标緻,皮肤也更白,可能是平常保养真的是?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性谧觯?br />像女友都很懒得做保养。女友姐姐洗完头后于是开始洗脸,因为在洗脸,所以想
说因为不会睁开眼睛,所以我就更接近去看,没想到这个时候女友姐姐突然转过
头来看著我她说:「偷看很久喔!有看清楚吗?」

  我吓了一跳:「我只是想上厕所。」

  她笑了一下说:「我身材好不好?」

  我说:「很棒啊!皮肤也很好。」

  她说:「不是说没看?还知道我身材?」

  我无言傻笑著,正要走回床上时,她又说:「只有这次喔!如果你要走回去
的话。」

  我心想,这大概是默许我可以在旁边默默地看吧?但是我还是走回比较后面
的位置,因为刚刚觉得很尴尬,心裡面的罪恶感跟理又提升了不少,不过还是
一样在欣赏著女友姐姐洗澡的样子。

  她(女友姐姐)洗好脸后,开始洗身体,举起手来捧著沐浴乳抹在身上的样
子,真的一切都是慢慢的慢动作,似乎就是在表演给我看的感觉。首先是双臂,
然后再来是雪白的胸部,而在洗胸部的时候,原本我看的角度只是侧身的她,突
然转到我的正面来,然后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但是眼睛却是发出犀利的眼神,
似乎在跟我说我真的是个超级大色狼。然而,应该也是因为大家都喝了不少酒的
关系,却也没有去拒绝这样的距离。

  女友姐姐轻轻的抚摸著她的胸部,然后用两手的大拇指在乳首上面轻轻的划
著圈圈,而表情一样是犀利的一种讪笑感觉,这样的挑逗当然让我的肉棒硬到不
行,我也不自觉地摸著肉棒。

  而她此时伸出舌头舔了嘴唇一下,让我理智与罪恶感快要完全沉沦,于是我
解开裤头,露出了肉棒,开始在她面前缓慢地套弄著,这时,她的表情由讪笑变
成害羞样,又从正面转回去侧身的样子,我站起来走回椅子边把衣服脱掉放好,
提起胆子走进去了浴室。

  我:「我好累了,我想先洗澡了。」

  她:「是累了,还是想吃豆腐?」

  我:「是累了,但是不敢吃豆腐。」

  她:「呵呵……那是怎麽样?」

  我:「因为都是你害我没洗到鸳鸯浴。」

  她:「那意思是说……」

  我:「洗天鹅浴。」

  她笑了出来:「只有今天吗?」

  我:「只有今天。」

  她:「嗯……那你不能碰到我喔!」

  我:「好。」

  于是,我得到了一个好机会,可以近距离地欣赏著一个漂亮的仙子沐浴的样
子,虽然很想在她弯腰洗小腿的时候就挺进她的小穴中,但心裡面还是有不同的
声音,因此只让挺著的肉棒故意的碰一下两下她的小屁屁,而她就会回过头来瞪
我一眼,但我还是用傻笑的表情像在道歉一般。

  以前去女友家时,女友姐姐就常常穿得很清凉,尤其是女友姐姐洗完澡后就
会穿著一件薄薄的长睡衣,裡面什麽都没有穿,有时要是身体没有擦得很乾时,
激凸是经常可以看到的,虽然只是32B的胸部,但是挺著的乳房还是让我无法
自拔的盯著。

  有时女友会发现我偷看然后打我的头,有时女友姐姐发现,会讲两句「大色
狼」之类的,但虽然这样,却又一直这样的让我看。而两姐妹的个差别很大,
女友是蛮内向的人,女友姐姐则是很外向的人,只不过两个人都只交过一两个男
朋友。

  当然在酒精的催化之下,原本安全的距离以及束缚一下就快要化为乌有,此
时我已经快要忘记床上还有个女友在睡觉,而看著32B的白雪般的乳房又加上
粉粉的乳首,加上弯下腰时两个对称的完美胸部就在眼前晃动,让我不断地套弄
著自己的肉棒。

  当女友姐姐终于洗到阴部的部份,她面向我缓缓地蹲下来,手抹著沐浴乳伸
入阴部,而她的脸就在我肉棒的正前方。女友姐姐一边搓揉洗著小穴,一边看著
我肉棒在套弄著。而我把莲蓬头拿下来,冲洗掉在肉棒上的沐浴乳,把肉棒完整
地呈现在经常激凸给我看的女友姐姐面前。

  女友姐姐突然用手握住了我的肉棒,轻轻的帮我套弄:「好硬喔!有没有想
很久了?」

  我:「你常这样,说不想是骗人的。」

  她:「你们男人就是这样,有了一个还会想要两个。」

  我:「幻想当然是会啊!而且你是个超正妹耶!每个人都会想吧?」

  她:「那,你是不是想跟我做爱?」

  我:「我……我当然想啊!」

  她:「不行,这样我会对我妹无法交代。」

  我:「我知道,能这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她:「你不能碰我,知道吗?」

  我:「那我这样……」

  她:「这样是我碰你。」

  我:「喔……」

  她:「你会不会想射?」

  我:「被你挑逗快一小时了,我怕碰一下就喷出来。」

  她:「夸张,要是碰一下就喷出来,我已经弄肉棒很久了耶!」

  我:「我捨不得喷啊!」

  她:「好啦,你躺下来。」

  我:「躺下来?」

  她:「嗯……躺下来。」

  于是我在不是很宽大的沐浴间中躺了下来,女友姐姐先用手把肉棒压平,然
后跨坐了上来,用她粉嫩的小穴前后磨著我的肉棒。

  我:「哇……好舒服!」

  她:「你不能动,知道吗?你一动就会进到小穴裡面,那是不可以的。」

  我:「那如果我不小心动了呢?」

  她:「我会很生气。」

  我:「知道了。」

  女友姐姐开始用力地前后磨著我的肉棒,也开始轻声的叫了出来,而双手则
揉著自己的双乳,这样的享受与春光,实在让我魂去了一半。我拿来掉在旁边的
莲蓬头冲掉润滑在两个人身体上的沐浴乳,在没有沐浴乳后增加了摩擦力,女友
姐姐叫得更大声了,但还是克制著音量,并趴在了我的身上。

  在我感受到两团软肉压在我身上时,女友姐姐的动作也越来越大了,这样的
大动作前后磨著真的不输插入小穴的快感,我感觉到整支肉棒有很温暖的感觉。
女友的姐姐突然叫了一声,停下了动作,原来她在大动作之下,不小心把小穴套
入了肉棒,于是女友姐姐快速的把小穴抽离肉棒,打了我一下。

  我:「我可都没有动喔!」

  她:「谁叫你讲话的?再说话就不帮你射了。」

  于是,女友姐姐再把肉棒压平,又开始在肉棒上面用小穴前后磨著,动作又
越来越大。由于这次她用手撑在地上,看著女友姐姐一对乳房在眼前晃动著,我
忍不住地用手揉起女友姐姐的双乳,姐妹俩的乳房触感有所不同,女友的乳房坚
实,而姐姐的乳房则较为软嫩。

  女友姐姐虽然瞪了我一下,但她却没有停下来拒绝,反而动作更大的前后磨
著。随著这样的动作持续著,女友姐姐似乎快到了高潮,整个人已经快趴在我身
上了,而此时肉棒又滑入了小穴裡面,但这次她没有停下来的样子。

  她:「快干……干……我……」

  我:「啊?」

  她:「快……用肉……棒……干……干我……」

  我:「姐姐要高潮了?」

  她:「快……快了……」

  我双手环抱著女友姐姐的腰,快速的由下往上衝刺。

  她:「到了……到了……到了……」

  我:「再一下下好吗?」

  她:「不……不行……了。」

  我:「好,快停萝!」

  她:「你怎麽……还不……停?」

  我:「好,快停了,快停了。」

  又一阵的衝刺后,我停了下来,而女友姐姐似乎如释重负的急急喘著气,我
让她躺下来,将她的脚拨开,握著肉棒直挺挺的进入女友姐姐的小穴裡面,小穴
完整地包覆著肉棒,每一下进去与出来,都能感受到这种包覆的密合度。

  女友姐姐回神后说:「不是说你不能碰我吗?」

  我:「但是你说要帮我弄出来啊!」

  她:「等等帮你啊!」

  我:「喔……」

  于是,我还是怕女友姐姐会生气,所以就停住了,但肉棒还是停在小穴中,
感受著女友姐姐小穴的温暖与紧紧密合的感觉。

  她:「你先出来。」

  我:「喔……」

  女友姐姐要我坐在马桶上面,而她则跪在马桶前面,用手套弄著我的肉棒。

  她:「可惜你不是我男友,跟你做爱很舒服。」

  我:「姐,跟你做爱也很舒服,你的小穴好紧。」

  她:「讨厌耶!」

  我:「姐很久没做爱了喔?」

  她:「嗯,很久了。」

  我:「姐可以帮我口交吗?」

  她:「你这大色狼。」

  女友姐姐一口把我的肉棒吞了下去,吞吐了起来,用力地吸住,姐姐的技巧
真的很优,果然功力远胜女友。我要女友姐姐蹲进来一些,让我可以揉著她的胸
部,女友姐姐又用眼神瞪了我一眼,但嘴与手却加快了速度。

  我:「姐,我想要出来了。」

  她:「嗯。」

  我:「射哪边?嘴裡吗?」

  她:「身上,下次再射嘴裡。」

  我:「好。」

  于是我在快射出来的时候摸了一下女友姐姐的头,但是她似乎没意会过来,
结果在肉棒射出来的第一个收缩时射入了女友姐姐的嘴中,女友姐姐突然吓到,
把肉棒从她的嘴中抽出,而第二个与第三个收缩就射到了女友姐姐的脸上,随著
女友姐姐躲开,其它的都射到身上、腿上,当然免不了的被她唸了几句。

  她:「不是说快射之前要说吗?」

  我:「我有摸姐姐的头啊!」

  她:「谁知道你摸头是要射啊?」

  我:「我……」

  她:「你下次再这样,我可不会原谅你。」

  我:「我的好姐姐,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的。」

  她:「原来妹妹帮你口交时,你是摸头跟她说要射了?」

  我:「我……」

  她:「又要洗一次澡了。」

  我:「那可以一起洗天鹅浴吗?」

  她:「什麽是天鹅浴?」

  我:「就是不是鸳鸯浴,就叫天鹅浴。」

  于是,女友姐姐一样不准我碰她,两个人一样各洗各的。到了这时酒已经醒
了一半,女友姐姐说,我已经很好命了,有了妹妹,也有了姐姐,所以我不能再
有其他人,更不能跟她们以外的人做爱,要我真心的对妹妹好,如果我表现得好
的话,她会再奖励我,但是一样不能碰她,并说:「这次是意外,知道吗?」

  洗完澡后,看著女友侧躺在床边,一时间不知道她怎麽睡在那边,女友姐姐
说女友来跨年之前就跟她说,她怀疑我外面有其他女人,希望姐姐帮她观察,而
女友姐姐跟女友说:「不管多好的男人都有这样的坏毛病,但要治好是不可能的
了,除非你有办法给他想要的那样。」女友说但是她已经很配合我了,女友姐姐
又说:「那样不够的。」

  所以说,这看起来让我有点思绪不太清楚了,两姐妹是说好用这样的方式,
而姐姐原本是想说用肉体来引诱我看看但不是要做爱?还是已经是说好要做爱?
还是有什麽其它的想法呢?不过随著睡意浓浓,我把女友翻去中间,在女友姐姐
与我之间做一个隔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