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流氓师表 195-196

流氓师表 195-196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第195章

  彭磊还是第一次品尝到淑女变疯女的滋味,这个在人前端庄冷漠,不苟言笑的冷美人,其实内心却充满了如火的热情,只是被她极力的压抑住了,这种热情一旦因为某种因素爆发出来,其威力可想而知……

  此刻的闵大美女便是如此,她虽然是因为某种原因才无奈地嫁给了徐大成,但她本也想着好好地和他过日子,可婚后不久她便发现徐大成的本性,他不仅贪财,而且还极为好色,有一次竟然带了个小姐到家里,结果让她给当场抓了个现行,从那之后她便彻底的对他绝望了,并开始与他分房而睡了……

  可她也是一个极为正常的女人,如今她已有近一年没有行房-事了,对于风华正茂,正是性需求最为强烈的时侯,这种守活寡的滋味可想而知……

  深藏体内的情-欲一经引燃,立刻就爆发出火山喷发式的激情来,整个欢爱的过程中,她不停地,贪婪地套弄着,雪白的玉臀如同电动马达一般地快速挪动着,紧窄而湿润的阴道内,那些层叠的嫩肉将他的肉棒紧紧的包裹,不停地挤压磨擦着,花心更有如婴儿的小嘴,不停的吮吸着龟头马眼,要不是现在的彭磊能力超强,换做一般的人只怕早被她给榨干了……

  两人从浴室战到大床上,但闵霞一直占据着主动,象一名优秀的女骑手骑在彭磊的身上,亢奋地闭着美眸,双手抚弄着胸前那对颤个不停的酥—乳,不知疲倦地紧夹着肉棒套弄着,臀部紧缩,用她小穴内柔软而紧凑的肉芽磨擦着彭磊的肉棒,发出卟哧卟哧的糜烂声,充盈的骚水一个劲地淌着,把两人结合部位的毛毛全都打湿了……徐夫人俏脸晕红,娇躯雪白,双乳乱晃,麻栗色的长发波浪般拂动,小嘴里更是不停地吐露着动人的呻吟声……

  楼下的小保姆正逢着青春年华,对男女之事亦是懵懂之时,被他俩的欢爱声给逗得无心看电视,悄悄跑上来偷听了一会,听得她脸红耳赤,心惊胆战,两腿儿发软,浑身上下都觉得难受,那羞处更是痒得要命,象是要尿尿一般,只得拼命的夹住了双腿,哪里还敢再听下去,赶紧溜下去看电视了……

  “啊……啊……彭磊,我,我要来了……”

  徐夫人尖叫着,身子骨一个劲地乱颤,花心深处忽地有如淋浴喷头一般喷出了无数的灼热阴汁,尽数浇涛在彭磊的肉棒上,爽得彭磊腰眼一麻,急忙叫道:“霞姐,我要射了……”

  “射吧,射吧……”

  徐夫人更加狂乱地叫了起来,雪臀更是毫无章法的扭动着,嘴里胡乱地叫道,“我要你射在姐的小穴里面,姐要给你生个小宝宝……”

  彭磊一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架起一双玉腿,将巨大的肉棒毫无保留地插进花心深处,连继猛顶数十下,精关一松,滚烫的精液激射而出,尽数射在徐夫的花心深处,烫得闵大美女再一次在高潮中尖叫着,汗渍渍地软倒在了彭磊怀里,温软的娇躯仍旧紧贴着他,许久才松开了手,喃喃地低语着:“真舒服,都快累死我了……”

  “你是舒服了,我可是惨了……”

  彭磊的身上被她抓得到处都是爪印,不由得苦笑起来,今晚看来没法回去交差了……

  “彭磊,谢谢你……”

  闵霞充满谦意地望着他,眼眸中满含深情,“终于让我体验到了作为一个女人所应有的性福……”

  “怎么,你老公满足不了你吗?”

  彭磊好奇地问道,要知道她的丈夫徐大成可是个出名的色棍,开业那次到盘龙会所里来玩,一次就要点两名技师……

  “他这个人粗鲁的得很,根本就不懂得怜香惜玉,每次就知道满足自已……”

  闵霞有些幽怨地望着他,“要是我告诉你,我已有一年没做这种事了,你相信吗?”

  “相信……”

  彭磊能不相信吗?就凭她刚才那种近乎疯狂的表现,就能看出来,这女人一定是饥渴已久了,“你既然不爱他,为什么不和他离婚?”

  “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他?”

  “傻子都能看出来,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大学生嫁给他这样的丑男人,肯定不是出于爱情,但我看得出来你也并不是因为贪图他的钱财才嫁给他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肯定另有什么隐情?”

  “你——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也不枉我与你同床一场……”

  闵霞的美眸中忽然蒙起了一层水雾,“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嫁给他这么个肮脏的男人?”

  “当然想了……”

  这一直都是让彭磊疑惑和好奇的地方……

  “我有些口渴了……”

  徐夫人似乎不愿意说,忽然就转移了话题,慢慢地下了床,两只雪白的奶-子颤悠悠的晃动着,圆润挺翘的臀部结实而富有弹性,玉-腿修长,中间那一缕青黑色的毛发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耀眼夺目,实在是美极了……

  她注意到他的目光正紧盯在自已的傲人之处,并有没遮挡,反而很坦然地当着他的面扳开了粉嘟嘟的蜜穴,用纸巾揩试着从里面不停流出的爱液,这才光着身子走到书桌前,拿起了电话,“小惠,送两瓶绿茶到我房里来……”

  挂了电话,徐夫人抛给他一个媚眼,又风情万种的回到床上,象一只小猫似的蜷缩在他怀里,顺手扯过一床被单盖在了两人身上,不一会便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吧!”

  徐夫人悚洋洋地说道……

  小惠端着两瓶饮料满脸红潮的走了进来,屋里充满了一股子很奇怪的让人迷醉的味道,小女孩虽然未经人事,仍然能猜出那是什么味道……只抬头瞟了眼床上的两人,目光在彭磊光露的胸膛上扫了一眼,立刻便羞得低下了头,赶紧放下饮料飞一般的跑了出去……

  徐夫人一直在注意着小保姆的表情,望着小惠的背影笑道:“这小妮子也开始发春了,看来得给她介绍个人家了……”

  彭磊道:“你就不怕她告诉你老——徐大成?”

  “放心吧,她是我从老家带来的人,都跟了我好几年了,听话着呢!”

  徐夫人微微一笑,“你要是不放心,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封住她的嘴……”

  “什么办法?”

  “把她也给上了呗!”

  徐夫人嘻嘻地笑了起来,“我可告诉你,这小妮子可还是个处哦……你要是能把她给收了,下次你来的时侯,我和她就可以一块伺侯你了,要不然你这么强的能力,我还真怕一个人对付不了你……”

  她也没想到自已刚才会这么疯狂,虽然达到了无数次的高潮,可在媚药的药劲过去之后,她亦感觉到下面隐隐地有些生疼,可貌似他的能力真的很强,她记得别的女人说过,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找到一个爱她又能够在床上满足她的男人,其它的都不重要了,她不禁有些羡慕起他的女朋友了……

  “真的?那我可就不客气……”

  彭磊不觉有些心动,下面那玩意竟然跟着动了起来……

  两人原本就光着身子贴在一起,他这一动,立刻便顶到了她的娇嫩之处,她微微一皱眉,伸出小手一摸,不禁惊讶地叫了起来:“你怎么又变得这么硬了?”

  “怎么,你害怕了?”

  彭磊笑着又挺了两下……

  “害怕?我喜欢都还来不及呢!”

  闵霞用手拨弄着他的宝贝,看着它在自已的小手中一点点的变大变粗,一边好奇地观察着,一边调笑道:“你的家伙这么大,你那位娇滴滴的女朋友她吃得消吗?”

  “糟了,我得回去了……”

  彭磊一听她提到艳艳,顿时醒悟过来,看看表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从七点多到现在,整整疯了三个小时,这么晚了还没回去,只怕艳艳都快气疯了,得赶紧回去哄哄她才行……

  翻身就要爬起来,却被徐夫人紧紧地抱住了不放,滑腻的娇躯在他的身上不停的磨擦着,酸溜溜地说道:“我一提到她就要走了,是怕你女朋友吃醋吗?不行,我又想要了,你得喂饱了我才能走……”

  靠,这小娘们瘾还真大,看来真是憋得慌了,反正都这么晚了,也不急着这一会……彭磊伸手抓住了她的两团软肉,用力一捏:“行,我就先喂饱了你再走……”

  徐夫人将他轻轻一推,翻身又爬到了他的身上,彭磊不禁纳闷了,她似乎特别喜欢这种体位,难不成自已又要被她骑一回?却见她伸出了三寸软舌,从他的脸上唇上一路的往下亲吻着,湿热的舌尖细碎的点过胸膛的敏感点并一直地往下,最后竟来到了他两腿之间的昂然处,朱唇微张含住了它,小巧的舌头灵活的在龟头顶端打着转的舔吸着……

  爽,望着这么一位风情万种的美女在替自已做着唇舌服务,虽然她没什么技巧,不时的会让牙齿碰得他疼,但心理上的快感却是无法言谕的,他忍不住伸手放在她那头麻栗色的长发上,按着她的脑袋用力往下压去,直到她的小嘴再也无法承容纳下他的肉棒时,这才又慢慢地退了回来,接着又继续往下压,让她的小嘴将肉棒完全的含入,如此示范了一番后,徐夫人很快便领会到了其中要领,并遂渐熟练的快速吞吐起来……

  这样替他含了一会,她忽然坐直了身子,媚眼如丝地望着他:“怎么样,舒服吧?我还是第一次给人口交……”

  “不错不错,第一次就能做得这么好,果然很有潜力,要是再能来个冰火九重天那就更爽了……别停,继续呀!”

  彭磊闭着眼睛跟个老太爷似的,握着手中的肉棒在徐夫人性感的红唇上滑动着……

  徐夫人看着他的得意样,悄悄地打开了床头上的绿茶盖子,喝了一口含在嘴里,这才又低下头去含住了彭磊的肉棒,小嘴儿一松,将冰凉的茶水沿着肉棒浇了下去……

  “哇……”

  突如其来的一阵透心凉,让彭磊大叫着跳了起来,这可是刚出冰箱的冰绿茶,都还没完全解冻,冻得他的小家伙一阵哆嗦,差点就直接射在她嘴里了……

  “嘻嘻嘻……”

  闵霞抬起头来,象孩子似的开心的笑了起来,“这是不是你说的冰火九重天?”

  “竟然敢阴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这次非整得你求饶不可……”

  被这娘们骑了晚上,也该咱男人翻身作主了……

  彭磊一翻身把还在娇笑着的徐夫人压在身下,提着枪就要往她的蜜穴内冲,徐夫人娇笑着捂住了要害,左右摆动着臀部,任由彭磊的肉棒在她的穴口左冲右突,就是不让他戳进去,彭磊也不着急,就在徐夫人的两片阴唇间来回的滑动着,不一会就撩拨得她受不了,自动的扳开了粉红的肉唇,握住他的宝贝插了进去……

  果然,在一次次被他送上了巅峰之后,闵大美女终于婉转娇吟着在他身下求饶不已……要想征服一个女人,最彻底的一个办法就是在床上征服她,只有这样才会让一个女人心甘情愿的臣服于他……

  当彭磊离开的时侯,床上的女人忽然说了一句话:“彭磊,徐大成这个人是个笑面虎,你最好提防着他一点……”

  “谢谢你,我会小心的……”

  彭磊望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神很坚定,这一刻他相信,这个女人已被他彻底的征服……

  他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这才开门走了出去……徐夫人望着他的背影,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如果他不是这么花心,如果他还没有女朋友,或许他便是自已最好的归宿之地了……

  “彭先生,你要走了?”

  小保姆还傻傻的坐在电视机前,看见彭磊下楼来,急忙站了起来……

  彭磊点了点头,笑道:“你叫小惠吧?”

  “嗯!”

  小保姆羞怯地应了一声,急忙跑去帮他开门……

  彭磊忽然想起徐夫人说的那些话,不禁在后面打量起她来,见她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身子骨有些单薄,但长得还算乖巧俏丽,胸前两团微微隆起,两条腿紧紧地闭在一起,象一只青涩的野果,让人忍不住想尝上一口,要是和徐夫人这样的熟女一起躺在床上,那种滋味一定很不错……

  想到这样,他不禁邪恶地伸手在小姑娘屁股上捏了一把……

  “啊!”

  小惠立刻象小兔子似的跳到了边,捂着屁股羞答答地低下了头……

第196章

  出了福光小区,已是十一点多了,彭磊最先想的是去艳艳家好好安抚一下她,可是她家的门早关了,灯也熄了……

  彭磊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对劲,可他的手机电池都让疯狂的徐夫人给丢到浴室里报销了,所幸手机还没进水,他回到学校换了块备用电池,给艳艳打了个电话,心里还想着要怎样编个借口,可是电话响了好半天,接电话的却是段芳,而不是艳艳……

  段芳的语气有些冷:“彭磊,你也太过分了些吧,艳艳在我这哭呢,英姐正在哄她,你赶快过来吧!”

  糟糕,今晚这事做得是有点过了,当着自已女朋友的面跑去和别的女人幽会,难怪艳会跑到段芳英姐那去告状了……

  彭磊急急忙忙的赶到英姐和段芳合租的屋子里,水灵早已睡了,沙发上坐着三个脸色冰冷的美女,艳艳的眼睛还是红的,显然哭得不轻……彭磊进了屋,三人却是谁也没看他一眼,弄得他有些尴尬,只得自已找了个凳子从下,讪笑道:“艳艳,这是怎么了?”

  无人回答……

  好半天,段芳才冷笑道:“艳艳为什么哭,你难道不知道?小磊,我问你,今晚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靠,又想玩什么三堂会审啊!

  彭磊早有准备,坦然道:“我不是跟艳艳说了吗?我送那个徐夫人到医院去,偏生今晚看病的人挺多的,在那排队挂号,看病拿药,就耽搁了这么半天,后来又陪她输液,这不,刚把她送回家我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了……”

  艳艳早已停了哭,这刻突然质问道:“那你为什么把手机给关了,难道你就忙得连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了吗?”

  彭磊把那块报废的电池拿了出来:“艳艳打电话给我的时侯,我正在洗手,结果一时没拿稳,掉水里了,电池也报销了,所以才没法给艳艳回电话……”

  段芳道:“不错,你这理由编得还挺象那么回事……不过,你可能忘了,乡医院离着艳艳家并不远,你就没想到艳艳会到医院去找你吗?”

  “我……”

  彭磊顿时傻眼了,好半天才道,“我们没去乡医院,就在最近的一家诊所里给她看的病……”

  段芳冷笑道:“小磊,到这时侯了,你还不肯承认,艳艳说那女人中了迷药,到底是吃了什么迷药,不会是春药吧?”

  “听徐夫人说是安眠药,我也不太清楚,我和她真没什么,你要承认什么呢?”

  彭磊打定了主意,死也不能承认……

  艳艳忽然道:“你瞧你连衣服都换了,明明就是去和那个女人幽会去了……”

  段芳凑到彭磊面前嗅了嗅,笑道:“好大的一股女人味,既不是艳艳的,也不是我和英姐的……小磊,你要真的和那个女人啥也没做,那就把衬衣脱了,让我们检查一下……”

  彭磊有些着慌了,他身上让那徐夫人抓得满是伤痕,这衣服要一脱,岂不是不打自招了……

  一直没说话的英姐也插了进来:“小磊,你要是真的没做,那就把衣服脱下来给段芳妹子瞧瞧不就成了……”

  彭磊一时作声不得,眼睁睁地看着段芳走到了他面前,小手熟练的解着胸前的钮扣……衬衫一褪开,三女都吃了一惊,但见彭磊身上到处都是女人手指划过的指甲印和唇膏药似的红斑,三女心里都清楚,那是被女人小嘴吮-吸过后才会留下的吻痕,一般要一天后才会消失,女人在和爱人亲热缠绵时,都喜欢在爱人身上留下这种所谓的唇印……

  段芳望着彭磊道:“小磊,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该不会还想抵赖吧?”

  彭磊涨红着脸道:“我承认,我今天是和徐夫人上-床了,因为她中的并不时什么迷药,而是一种媚性很强的春药,所以我……”

  “小磊,没想到你现在会变成这样,简直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流氓了……英姐,你来问问他,小芬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芬?”

  彭磊心里一咯噔,“英姐,小芬她怎么了?”

  英姐迟疑道:“小磊,你是不是把小芬也给吃了?”

  这回糟了,东窗事发了,彭磊心一沉,道:“英姐,你听谁说的?”

  英姐还没说话,段芳却已抢先道:“就是你的那个小师姐说的,说你有天晚上呆在小芬的房里,直到第二天才出来……我去问过跟小芬同房间的那两个女孩子,她俩也都证实了……后来我和英姐亲自去问小芬,那傻丫头先还想替你隐瞒,要不是我吓唬她,她还不肯承认呢……小磊,你知不知道,人家小芬还是第一次,你这么粗野的把别人给上了,害得人家女孩子到现在那里还在淌血,你知道吗?”

  “我……”

  彭磊一时冷汗淋淋,那晚他是粗野了一些,但他却没料到他的那个玩意可比一般人的都还要大许多,就连段芳英姐这样的熟女都有些吃消,更何况小芬这样未经人事的女孩子,第一次如何经得住他这样的折腾……

  “没话可说了吧?小磊,你自已老实交待,你还跟哪个女孩子有一腿,干脆一并的说出来得了,免得让我们象挤牙膏似的挤出来……”

  段芳接着又问,“那个叫王丽的女学生呢,我看着她和你的关系也有些不对劲,你不会把人家也给吃了吧?”

  “嗯!”

  彭磊点了点头,既然事情都已出了,干脆一古脑的承认算了……

  “你——”

  艳艳生气地站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王丽才多大呀,她才只有十六岁,还是个中学生,你竟然也忍心——亏你还是个老师,你简直就是个禽-兽……”

  彭磊没想到艳艳反应这么大,低着头没敢吭声,暗道:艳艳要是知道自已把她妹妹也给上了,只怕是要拿刀杀了他不可……

  英姐和段芳也都惊讶地望着他,段芳叹道:“小磊,连这么小的女学生你都不放过,你简直是个禽-兽不如的家伙,你现在完全变了,变得根本不象当初我认识的那个清纯小男人了……”

  看着三女失望的表情,彭磊感到这次自已恐怕真的要失去她们了,他这时也只有豁出去了:“我承认我是做得有些过份了,可我真的是身不由已,你们或许不知道,自从那次被那些该死的情蜂蜇过之后,我的身体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仅是性能力,我的欲-望也在一天天的变得强烈,看到喜欢的女孩子就忍不住——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我发现有时侯就象是中了邪似的,根本就无法控制得住自已……”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的花心都不是你的错,而是那些蜂子惹的祸了?不错啊,还给你的风流找了个很好的借口……”

  段芳哪里肯信,冷笑道,“我今天总算是看清你了,有了我们三个,你还不够,你还要到处去招花惹草,怪只怪我们太宠着你了,才会让你越来越放肆,在外面任意的胡作非为,才会变成今天这样禽-兽不如的家伙……”

  彭磊郁闷极了:“英姐,连你也不相信我吗?”

  “我……”

  英姐犹豫着,“小磊,不是我说你,这次你做得实在是太过份了……”

  “是,我无耻,我下流,我是个禽-兽不如的家伙,这样行了吧……”

  彭磊哗地站了起来,“我承认我很花心,可我对你们三个都是真心的,我一直在努力地挣钱,就为了能给你们一个幸福的承诺……到了现在这一步,我也无话可说了,我自已做过的事我自已会负责,你们要是想离开我,我也毫无怨言……”

  彭磊说完,夺门而去,只留下三个目瞪口呆的女人……

  周文英呐呐道:“小磊是变了许多,可我想,或许他说的都是真的,要不然他不会是这样子的……虽然他做得是有些不对,可既然做了他的女人,就应该多给他一些宽容……”

  艳艳忍不住道:“芳姐,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段芳心里也是一团乱麻似的,好半天才叹息道:“还能怎么办?反正不能让他太得意了,先冷他两天,要不然他的尾巴还不得翘到天上去了……”

  在外面吹了吹冷风,彭磊也冷静了下来,仔细地想了想段芳说的话,或许她说的对,自已真的是变了,现在的自已已变得不仅邪恶而且无耻,不仅风流而且下流,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刚进入社会时的清纯好青年了……

  但他并不后悔,或许这半年来的际遇已然注定了他今后的人生轨迹,将要朝着怎样的方向前进,哪怕艳艳她们因此而离开他,哪怕是变成一个禽-兽不如的家伙,他也要一直这样走下去,而且要变得更加的风流,更加的无耻……

  想到这里,他索性又去了小芬那里,这丫头为自已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总得去安慰下才行……

  小芬都已经睡着了,可听到是彭磊的声音,小芬惊喜的顾不上换衣服,穿着有些透明的睡衣就把他迎进了自已屋里……

  “小芬,今晚我就在这里睡了……”

  彭磊二话不说,就倒在了床上,搂住了她的小腰,大手很随意的在那两团酥-乳上揉捏起来……

  “磊哥,你是不是又想要了?”

  小芬有些胆战地望着他,虽然她的身子还没好,但他如果真的想要,她也只能——彭磊缩回了手,仔细地看着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不免也有些心疼,轻轻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我就是想来看看你……小芬,那天晚上哥粗野了些,你那里还没好吧?是不是还在流血?”

  “嗯,不,好的差不多了……”

  小芬脸红红地看着他,有些担心道,“磊哥,对不起啊,英姐她们问到我,我没瞒住,就都说出来了……”

  “没事,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这事迟早都要让她们知道的……”

  彭磊信手抽出一沓钞票来,塞在了她的手里,“这些钱你拿去买些营养品,好好地补一补……”

  小芬慌道:“不行,磊哥,我不能要你的钱……”

  彭磊脸一沉:“怎么,不想做我的女人?”

  “当然想了,可是——”

  “别想那么多了,来,睡觉吧……”

  彭磊不等她说完,已搂着她倒在了床上,不过,或许是和徐夫人的那场疯狂,让他略略的有些疲倦,再加上小芬也是才破瓜没多久,所以他也无心再做了……倒是小芬被他摸得婉转娇呤,情难自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