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莫问天机】(9)

莫问天机】(9)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第九章
  妈妈又扭动了几下身躯,密集的人群,让她没有更大的空间逃离。三角眼,
仍是假寐着,脸上,露出很享受的表情。
  大口的,呼吸着,妈妈的体香,渐渐的随着车上人群的摆幅,轻微的,向前
挺动下身。
  妈妈,也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弱女子,我看到,她用了以个几乎所有,美女
都用过的,放狼秘诀。“高跟鞋”。
  妈妈,狠狠的踩了下去,三角眼,享受的面容扭曲了几下。
  竟然忍了下来。没有,移动一步……
  糟了,这是我的第一念头。越是这样的人,越狠……
  果真,我看到,那三角眼,不怒反笑,好像踩的不是他一样,他伏头在妈妈
的肩上,对妈妈似乎说着些什么,我看到,妈妈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那是深深
               的恐惧……
  他从后面,轻轻的推了推妈妈的背,妈妈恍然大悟般,闪下还踩在他脚上的
脚。
  我看那,三角眼,借着妈妈的掩护,悄悄把手,放在自己的下体,摸索着什
么,然后,双手旁若无人般大方的,拦住妈妈的细腰,下体顺势朝前顶,我看不
到,他们的下面,车上人太多了,光线很昏暗。
  三角眼,继续爬在,妈妈的脖颈上,低语着什么,妈妈,剧烈的扭动着,身
躯,双手向后推他的腰,激烈的挣扎,引来前面一个男人的侧目,三角眼,狠狠
的瞪了他一眼,那人怯怯的扭过头去。
  三角眼,穿的是风衣,可能就是为了这时候方便吧……
  昏暗的光线下,虽然只隔着2个人,但我还是看不太清,但是上身的动作我
还是能看清的,三角眼,继续低语着什么,妈妈只是不住的摇着头,似乎拒绝什
么。
  爸爸现在,在前面,后面的情况他是绝对看不到的。
  雪,越来越大了,寂静的山弯间,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四周一片寂静,客
车,像个伏在巨兽背脊上的小虫般,慢悠悠的爬行着。
  妈妈的头深深的低着,看不到任何表情,只能看到,偶尔的颤抖几下,三角
眼巨大的风衣解开了,把两人的下体遮住了大半,三角眼,时不时的从下体,拿
出左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在妈妈的脸前晃动着,然后说些什么,妈妈的头低
              的更低了……
  窗外,皑皑的白雪,映衬出他的两个手指,亮晶晶的……
  妈妈双手向后,拉着三角眼的风衣,保持住身体的平衡,身体,尽量的前倾,
可以想象,风衣里面,妈妈的翘臀,正紧紧的贴着三角眼吧。
  从上看,妈妈和三角眼只不过是站的紧些了而已。
  三角眼,拿准时机,轻轻的偷吻着,妈妈暴露出的白颈。
            妈妈又是一阵颤抖……
  由于妈妈是背对着三角眼,我的座位是在三角眼的左后方,再加上,妈妈前
额的发际遮住了脸,所以我根本看不到妈妈的表情。
  我想,就算,三角眼,再大胆,也不至于会做出过于过分的事吧。况且,这
对妈妈来说,似乎不成问题,抱着这样的心理,我开始小憩一会儿。
  阴阳一卦乾为天,三九,四七,五八,九二……
  不行,还要在等等……
  我闭着眼假寐,心理默默的计算着……
  ……二一,三九,八四,九一。“中!”
  闷热的空气,让我口有点渴,随手拿起一瓶上车时买的矿泉水。“咕咚~ !
  咕咚~ !……“喝了一半,然后厌烦的用手扇了几下脸上的细汗……
  伸手打开车窗,刺骨的寒风拼命的朝里面涌进来。
  邻座,中年人,奇怪的看着我,我伸手出窗,把瓶子里剩的水倒了出去,给
邻座一个抱歉的笑容,“不好意思啊!大叔!水过期了!”
  关上窗户,随手把空瓶子丢在,车的一个角落。然后继续闭目养神……
  车依旧在缓缓的行驶着,车外,雪有愈来愈大的趋势,起风了……
  刚倒出车外的,水,如我计算的一模一样,按照天道纪年算法,那并非毫无
目的的数字。
  而是四个四个一组的。刚好是一个“四维”的空间,如现在我们所生活的,
时间坐标轴,加上空间的三维坐标。
        当然还需要更加精准的计算天气情况……
  水,已经在左后轮的位置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我平静的闭目,等待激情时刻的来临……
  天空依旧昏黄,飘落的大雪,向天空望去,雪反而被天空衬托出,脏脏的感
觉。曲折的山路上,万籁俱寂。如同伏在,巨兽的铁脊上的一个小虫子般,在缓
慢的爬行着,在以个稍微急点的右转弯,上坡时,轻微的顿了一下,引得车,整
体下滑了一截,吓得一车人不轻,好在还在公路上。
  这时候,薄冰起作用了,它成功的减小了后轮,和地面的摩擦力,猛地的又
是下滑了一大截。但,“小虫子”只是顿了一下,然后就继续前行了。
  从车外看是如此,但车里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对于三角眼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由于惯性,本来还在犹豫的
三角眼,毫不客气的,把自己虽粗,但不长的JJ插了进去。
  妈妈踩着高跟鞋的双脚,动了动,向两侧分开了点,这时候翘臀是两个人最
              大的敌人……
  与此同时,前面也是一样的混乱,妈妈前面的前面,两个姑娘,是刚上车时
我看到的那个农村女学生,旁边的同学,由于惊吓,顺势抬起双臂,衣袖带到了,
清秀女孩手里的伞把。
  于是,伞就横了起来,这是第一次滑落……
            致命的第二次滑落……
  几百斤的力量作用于一根伞尖的时候,我不怀疑,它可以轻松的贯穿一辆汽
车。
  人群猛的向后挤去,压在横着的伞把上。
  我恰时的,伸出右脚,绊倒我前侧的一个站着的人,他踉跄的,向旁边胡乱
抓着,把站在他前面右侧的三角眼,推了一把。
  妈妈顺势,被人群挤到了旁边,伞尖,及时的穿过妈妈的,腋下空地,纸一
样,穿过三角眼正要跌倒的身体。
  那个位置,是心脏……
  随着,妈妈的一声尖叫,车上乱了……
  三角眼的表情,定格在刚进去时的,那种舒服……
  瞳孔,开始扩散……
  我闭上眼睛,计算成功,时间坐标偏差0。75,空间横坐标横坐标偏差1,
纵坐标偏差1。2……数据呈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想,我至少还没忘,我是“天算……”
  路上,人们自动的让出一个空地,三角眼,静静的躺在那里,爸爸在车前,
           再三的嘱咐我照看好妈妈……
  妈妈里三角眼最近,而且是背对着。心脏动脉,迸出的鲜血,撒了,妈妈一
裙子,本灰色的裙子,自臀部,沾红了一大片。大腿,丝袜……
  连续的几声尖叫,似乎耗尽了妈妈体力,她,一只手仍然,顽固的拉着,即
将崩溃的裙子,另一只手,掩面伏在在我的胸膛上,浑身颤抖着,无力的颤抖着
……我知道,那是恐惧……
  这也算是,给你的惩罚吧,“对不起!妈妈……”
  清秀女孩,呆呆的看着,插在三角眼,胸口的那把伞,鲜血,似乎已经流尽
了,周围,湿了一滩……没人上前。
  这就是人心,现在的这个社会,所有的人都不会自找麻烦,管闲事??那时
              白痴干的……
  目光呆滞的,清秀女孩,只是呆呆的看着那把伞,看她的情况,我甚至毫不
怀疑,如果没人看着的话,她也许会拔出自己的伞。
  血腥味,让车里的空气,散发着,恐惧的气息……
  已经有人,悄悄的开出车窗,透气了,也有胆小的女人在掩面小泣……司机
满头大汗的,尽量在安全的速度内,加快行驶,时不时的,回头冲大家,喊几句,
“都别动那人啊,看样子活不成了,等下我直接开到派出所,大伙给我的车作证
啊……”
  车,没有直接开到派出所,而是,先到了车站,笨头笨脑的司机,快到村时
才,发现,似乎“超载!”了……
  下去了一部分人,经过再三的恳求,就差点下跪了,总算留下了几个人答应
给他“做证!”
  我和妈先走了,爸看不惯,人心的冷漠……答应留下来。
  我没任何意见,妈妈只是伏挂在我的胸前,说不出一句话,爸爸爱怜的抚摸
了几下妈妈的头……叹了口气,上车了。
  我和妈妈,站在冷清的车站里。
  我冷冷的目送,车的离开,耳后,我轻轻的扶着妈妈离开。
  看来,妈妈的打算是多余了,雪下的很大,没有伞的我和妈妈在到老家所在
的街道时,已经浑身雪白了。我和妈妈呼着白气,街道里,很冷清,没一个人,
只有雪花随风飘落的呼啸声,所以我说妈的打算是多余的,就算穿的再好,给谁
看???
  “吱呀~ !”是木门长久不开,突然,开时的呻吟。
  “刺棱~ ”没有了妈妈右手的束缚,已经崩溃的裙子,毫不犹豫的断成两截,
滑落到脚腕处,妈妈厌恶的抬脚踢开。
  “少阳,帮妈妈弄些水来好吗?”看着,妈妈柔弱的目光,我无奈的点点了
点头,“等下吧,我先去把沙发搽干净,你先躺着,然后我去烧水”
  “恩!”
  “咕咚咚……”水开了,还好,老家的电磁炉还能用。
  “滴~ 滴~ !滴!”断电,倒水……
  进屋时,一个“惊艳!”的词汇突然蹦进了我的脑袋。
(未完待续)

丁香五月天亚洲图 丁香五月天亚洲图区 开心五月四房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