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女皇日志·侍女篇(6:羞耻与摄影)(女性第

女皇日志·侍女篇(6:羞耻与摄影)(女性第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版主评語: 色城版主        
                        读文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读文后∩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4/8/17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337

            第六节 羞耻与摄影

  荧光灯照亮的广告海报从窗外飞速掠过。

  现在我已身处前往早月省侍女学院的地铁上,由于并非高峰期,我也并未搭乘每两小时仅有一班次的女性专用列车,而是坐上了普通班次。

  车厢内安装着大功率的空调,一进来就觉得十分凉爽,和地面上的炎热完全属于两个世界。

  今天从家中出来,我穿着一身黑色多层吊带连衣裙,这件连衣裙是母亲大人带我到商店街时,我力争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几件正!常!的夏装之一,其余几件夏装和一些必备生活用品也被我收在掌机中随身携带。

  掌机的储物功能是女神大人诸多神奇之处其中的一种,仅对退役前的成年女性开放,即使是母亲大人也不能再享受这样的便利了。

  说到母!亲!大!人!

  哼,昨晚真是折腾了很久,结果到最后才告诉我,双头雄具的阴囊是不会枯竭的,可恶!

  不过好像母亲大人也享受到极致的快乐了,最后都累倒在床上动弹不了,还是我把母亲大人摆正睡姿的。

  其——其实我也有,那么一点点……唔,只有一点点哦!

  但是和母亲大人相拥而眠的感觉,真不坏,有机会的话,还想和香喷喷的母亲大人一起进入梦乡。

  双头雄具在黎明到来时就自动消失了,据母亲大人,那是只有妈妈引导女儿进入性世界的启蒙之夜,以及女性进行侍女、修女、甚至圣女活动的时候,才能支付信点从女神大人那里借来助兴。

  早晨出门时,我本打算不惊扰弟弟的,没想到他早早就等在客厅了,昨晚弄得有些狼藉的客厅也被弟弟收拾得很干净。

  吃过昨夜剩下来的蛋糕,勉励了弟弟几句(我和弟弟约定的一事),弟弟一下子抱紧我,口中念着不要走之类的话,真是黏人呢。

  而且这笨淡在抱紧我的时候,短裤被顶起来,跳动着压到我的大腿根部,手上还不老实,撩起我连衣裙的下摆,在我丰满性感的臀瓣上乱摸。

  弟弟的依赖是让我有些高兴啦,但他这么做只会让我想要欺负他。

  于是我樱唇贴到弟弟耳边,一边重申着我们的约定并且说起鼓励的话,一边并拢双腿使大腿根部毫无缝隙地贴紧弟弟那隔着短裤也觉得热热的帐篷,给予弟弟雄根美肉的挤压。

  「如果射了,姐姐就不理你了。」我在弟弟耳边吹着香气说道,弟弟果然一瞬间身体都变僵了,嘻嘻。

  「姐姐大人……」「相反,如果你能顺利完成你的约定,姐姐也会认真执行姐姐的约定哦。」轻轻在弟弟额头吻了一下,弟弟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我。

  其实说实话,那个时候我很热,就像现在一样。

  不错,就像现在一样。

  地铁行进到线路的一半,距离侍女学院还有大约十几站,换算成时间的话,至少需要半小时才会抵达。

  我有点苦恼地蹙了蹙眉,环视周围,车厢里从前几站开始人数突然猛增,变得十分拥挤,虽然在这样的环境中,女神大人的保护使得男人和扶她不能直接接触到我们女性,但人一多,气温上升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哎,早知道,还是乘坐女性专乘列车了,虽然会等两小时,却相当宽敞。
  明明不是高峰期,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倒还不至于人挤人,不过一眼看过去,大约每人之间也只隔着一个身位的空间了。

  「那个真的是女人吗?不会是伪娘或者扶她?」「绝对没错,根据第一个想要揩油的那个人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隔开,肯定是女神大人的保护!」「真是少见啊,而且长得好漂亮,身材也棒,你看那奶子那屁股……」等等,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几站之前,确实是有一个猥琐的大叔,装作不经意朝我身上撞来,不过有女神大人监护我并没有在意,想来是这之后就传开了。

  真正的女人何其稀少,更何况还有特别列车,普通列车上遇见女人的概率近乎于零,说不定附近车厢的男人都挤到这个车厢来了,才会造成这样的状况。
  虽然女神大人监护下,能避免我被揩油,却无法遮拦男人们灼灼的视线。
  今天我穿的黑色多层吊带连衣裙并不暴露,黑色的底料遮住三分之二的乳房,在上面还有一层半透明的薄纱包裹整个胸部,下摆则是到了大腿的三分之一,同样有一层半透明薄纱向下直到大腿的二分之一,另外连衣裙在腰间有个束腰的设计,将我从细柔腰部到丰满臀部的曲线突显出来。

  不过我好看性感的锁骨、双肩以及小半个背部倒是露了出来,另外由于没穿丝袜,脚上只有一双银色简洁高跟百搭凉鞋,线条流畅的雪白美腿也是展露在外。
  男人们若有似无的偷窥视线,便集中在我光洁的背部,将巨乳微微勒出一道凹陷之上被薄纱覆盖的部分,圆润丰美的双臀,毫无瑕疵的洁白长腿这几处。
  充满侵略性的赤裸裸的目光,刺得我敏感的肌肤麻麻的,很是不自在。
  再加上人越来越多,气温升高,我的皮肤上也微微泌出香汗,就这样忍受了半个多小时,在男人们失望兼不舍的眼神中走出列车。

  终于到站了。

  下次果然还是乘坐女性专车比较好,或者干脆买一辆轿车。

  我拍了拍胸口长长吐出一口气,然后又发现这样的动作让我一对F 罩杯巨乳一颤一颤的更显魅力,也吸引来更多目光。

  倒也不用刻意避讳什么,毕竟我不可能总是窝在家里,昨日与母亲大人一起去商店街的时候就已经慢慢习惯了。

  侍女学院距离地铁站很近,当我走到的时候,大门处的玄关前台只有一位职业装的姐姐在玩掌机。

  由于女性人数过于稀少,侍女学院没有采用固定时间报到的形式,每一位女性会在18生日的第二天到侍女学院报到,进行进修。

  当那位姐姐得知我是报到的新晋准侍女时,当即略带艳羡地瞄了几眼我傲挺的胸部,才说道:「姬雅妹妹把你的掌机给我一下,我为你对接资料。」在对接资料的过程中,我与她攀谈起来。

  她名叫罗娜,今年25岁,成年后就在侍女学院工作,是位扶她姐姐——事实上,包括侍女学院、修女学院、圣女学院在内的所有女性进修之地,工作人员都是由当地扶她担任,我记得我的扶她姐姐在邻省的侍女学院做厨师。

  学院的工作大都十分轻松,酬劳也普遍偏高,每年年终更能获得一笔在外界难之又难的信点,因此想要打败无数竞争者进入学院工作也是不易,品性、外貌、身材缺一不可。

  比如罗娜姐姐,戴着黑框眼镜,容颜清丽,胸前乳房比我稍小,仍是在E 罩杯以上,想必在外界是个很受欢迎的美人,有不少男人想与她结成伴侣共度人生。
  另外在学院工作除了明显的高报酬外,还有一项隐性的福利。

  「好了,姬雅妹妹。」罗娜姐姐把掌机递还给我,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如果姬雅妹妹不介意的话,能不能给姐姐留个联系信号?」那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学院的工作人员若与准侍女相互看对了眼,便能只耗费一半的信点,与准侍女结合……

  咦?!

 〈着罗娜姐姐期待的热切目光,我不禁点点头,不过这只是代表我愿与这位印象不坏的姐姐做朋友罢了,若是想要做……做那种事,还得看以后关系的发展。
  罗娜姐姐欣喜地露出笑容,用她的掌机与我的掌机一对,便算相互留下联系信号。

  「姬雅妹妹,稍等一两分钟,你的住宿地点还在演算,女神应该会把妹妹分配到紫苑吧……」接过掌机的我,已经没去听罗娜姐姐之后的话,因为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在我碰触到掌机的瞬间,我上方忽然凭空冒出一大团莹白的光粒,光粒旋转着组成一颗张着一对翅膀的心脏,慢慢落下来,贴着我的左胸融入我体内。
  我扭了扭身躯,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抬起头来,却发现罗娜姐姐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正待发问,玄关这里响起了声线温柔的广播音。

  「通告,准侍女姬雅·瑟克斯,完美完成羞耻的修行,入院时间0 天,奖励圣天使的羞耻之心……通告,准侍女姬雅·瑟克斯……」通告了足足十遍,声音才不再响起,而一阵阵回音回荡,我想恐怕这广播并不只在玄关,而是整个侍女学院都有。

  不过羞耻的修行?那是什么?

 〈罗娜姐姐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觉得问不出什么,就打了声招呼,顺着掌机的指引前往住宿地点。

  「紫苑1 号楼,就是这里了。」这是一栋两层的小洋房,我刚推开门,就听到一个颇有磁性的女声问道:「你是新生?难道你就是那个刚入学院就完美完成羞耻的修行的姬雅?」我转眼看去,在一楼客厅里,有一位美艳绝伦的麦色皮肤少女,在端着一杯咖啡优雅地浅饮。

  她黑色的中发刚刚及肩,胸前有着毫不逊色于我的巨大乳房,身材如同魔女般傲视同辈。她性感的娇躯外此时只披着一件透明的红色吊带V 领睡裙,超低的领口上露出诱人的乳沟,近半的乳房肌肤都直接暴露在外,而透过红色的薄纱,我能看清她丰美的双乳,以及两颗小葡萄般挺立的乳头。而她此时正坐着,刚刚盖过大腿根部的睡裙下,那一抹妖艳的嫩红色也是若隐若现,魅力无穷。

  真是和母亲大人一样大胆啊。

  或许大多数女人都会如此大胆吧,毕竟18岁成年前,被女神大人一直压制着需求与欲望,再加上世界观和种族繁衍的需要……

  「我是姬雅·瑟克斯,姐姐你是?」「我叫做赫拉·奥佩,算是二年生了吧。今后至少一年时间,我们会作为舍友一起起居,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哦。」赫拉姐姐站起来,双手提起睡裙两侧,微微曲膝行礼,那鲜艳的小穴肉缝也随着她的动作暴露在我眼前,赫拉的阴户宛如两个小馒头般饱满得引人欲望,好像是腔压非常高的那种类型。

  忽然想到昨夜母亲大人没开齐头并进模式时,我肉壁包裹吸扯的力量直接将双头雄具拉出母亲大人小穴,也不知和这种馒头型的比较……

  啊啊啊啊啊啊!!!

  我怎么想到那方面去了?!

 ∩能是由于我脸上的表情太过丰富,赫拉姐姐噗嗤一声笑出来,招呼我过去在她旁边坐下,她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姬雅妹妹真有趣,刚才是不是在想姐姐的小穴?」唔哇啊啊啊啊,难道我心里想什么都会写在脸上吗?

  为了蒙混过去,我装作没有听到地转移话题:「赫拉姐姐,你刚才说羞耻的修行,能和我详细说说吗?」赫拉姐姐锐利的目光看得我两颊发烫,不过她似乎察觉到我心中难以自抑的羞意,也不再穷追猛打:「羞耻的修行啊……姬雅妹妹也知道,我们女人被压抑了18年的欲望,在启蒙之夜被引导出来后,很难压制吧。羞耻的修行大概就是要让我们不至于彻底沉沦于欲望,说到底,即使是为了繁衍,我们也是在享受性爱,而且是作为女人来享受性爱,而不是作为雌兽。而且心有羞耻的话,对于情趣性悦也是有所助益的。」唔……好像有些听得懂,但又好像听不懂的样子。

  「姬雅妹妹困扰的样子真可爱呢,好像能从头上看到几个问号的感觉。」赫拉姐姐又开心地笑起来了:「既然你已经通过,就不用管它了。」总之通过赫拉姐姐的讲解,我算是对侍女学院的修行有了大概的了解。按照赫拉姐姐的建议,已经通过侍女阶段最重要课程羞耻的修行的我,大可把精力投入到其他方面。
  比如体力的锻炼,想想如果是那个的时候因为体力不支而昏迷了,得多扫兴啊;又比如料理、茶艺、糕点等与生活相关的课程,无论是在侍女活动中还是在家中,都能让对方得到更高质量的享受;又或者艺术类,对于培养自身迷人的气质不可或缺,若只需要白花花的死肉,现在的生物公司完全可以做到,男人们之所以支付信点邀请女人参加侍女、修女活动,正是因为我们是活生生的女人。
  啊啊,说到侍女活动。

  简单说来,就是在女神大人的监护下,男人以信点为代价开启,侍女们自由选择加入的活动,期间侍女们陪伴心神疲倦的男人,给予他至高的享受。信点最终由女神大人收取,按照读取男方直观感受对侍女做出评价,根据评价等级按比例返还信点给侍女。

  这不仅仅是侍女们获取信点的方法,也是侍女们存在于世的义务。

  90% 的男人,以及9%的扶她,在外努力工作实现自己,1%的女人坐享其成,
并不仅仅是繁衍的重要性,女人也有应尽的业务,她们的观念也是如此,并且乐在其中。

  难怪这个世界没有「父亲」,低孕率加上频繁发生关系……

  话又说回来,像弟弟哥哥他们这种由母亲生下来的还好,至少成年后每月有一天,若是体外培育的男人的话,恐怕就十分辛苦了,真可怜。

  侍女活动中碰到的绝大部分男人,都是这种人吧。

  「所以,每次活动都要竭尽全力呢。」赫拉姐姐说出了我内心的想法。
  「对了,姬雅妹妹有没有兴趣和我组队?」「组队?」「没错,基本上来说,就是我们一起进行侍女活动,当然除了传统意义上的侍女活动外,可能演艺,演唱方面也会略有涉及。」「我倒是没有问题啦。」「好,等我消息,这段时间姬雅妹妹先别进行侍女活动。」事实上,我本来打算也是如此,算起来也是和男人的初次,我会留给同样是初次的弟弟。

 ⊥这样,我在侍女学院安稳地生活,这段时间主要进行了体力和料理的修行,此外性爱技巧也,也稍微有听过一些啦,那课程竟然是请来了扶她姐姐现场配合教授,真是让人看得脸红耳赤的,羞死人了,然后,小,小穴也悄悄地兴奋了……

  直到月末的前一天,赫拉姐姐才找到我。

  「今天总算注册完毕了,脱姬雅妹妹的福,我也能获得一次宣传的机会呢。」虽然赫拉姐姐每一个字我都听得很清楚,但连起来就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啊,就是注册我和姬雅妹妹的组合,名字叫天使恶魔,怎么样,听起来很时髦吧?」「啊哈哈……到底是时髦还是不时髦呢……」说实话,实在很难给出评价,再说我对大人们的世界还很陌生,天使恶魔,真是一目了然,不过到底谁是天使谁是恶魔呢?

  「对了,宣传机会是?」比起那个,我更在意这个问题。

  「哦,每一个侍女生在完成羞耻的修行之后,都能正式开展侍女活动,但是如果就这样直接勇往直前的话,效果不会尽如人意。侍女活动的第一步,是要大家来认识你,知道有你这么一个人,因此学院会对每一位完成羞耻修行的侍女生进行出道宣传,大大缩短完成第一步所需要的时间。」赫拉姐姐这么一说的话,倒也有些明白了。

  「走吧。」「诶,去哪?」「去摄影棚拍照,做宣传素材。」被赫拉姐姐强拉着朝学院一角走去,让我意外的是,摄影棚就在学院内。

  摄影棚内,已有一个人影在调试摄影题材,是个……男人?

  「哦,亚瑟先生已经到了啊,今天多多麻烦了。」赫拉姐姐招手说道,听她的语气,似乎是认识的人。

  亚瑟转过身来,露出刚毅的面容,在看到赫拉姐姐的一刹那,刚硬的线条似乎有一丝柔和闪过,果然是认识的人,说不定是,是,是……在侍女活动中结识的。

  「哪里,能为两位美丽女士服务是我的荣幸,再者,如果不是赫拉邀请,我怎么有机会来到侍女学院里?」「那么感觉怎么样呢?」「啊……怎么说,感觉就像是存在于理想之中的异世界一样。」异世界,这一点我非常认同,与我十八岁前就学的学校完全是两种感觉。

  我们与亚瑟先生打过招呼后,就来到摄影棚后的换装室。

  「唔呃——」

  我口中情不自禁地发出奇怪的声音,不免又被赫拉姐姐调笑了几句。

  不是故意发出那种声音的,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大了,根本不能称之为换装室,已经改称换装楼了吧!

  感觉就就像是图书馆一样,不过把书架和书籍换成了衣架和衣物罢了,不仅面积很大,还分作了两层,看到这个夸张的换装室,我总算明白为什么要把摄影师请到学院里来拍摄,个人或者工作室根本没法拥有这么齐全的服饰。

  摄影,竟然是一件这么可怕的事情,光是那一排排的衣物,我都看得晕了。
  从赫拉姐姐口中得知,首先我们要拍的是普通便装,学院装也好职业装也好,自由选择不同风格的全套服装进行拍摄,这一步至少要完成五种以上不同风格的配装。

  「一定要选出最吸引人的配装哦,姬雅妹妹加油。」说完赫拉姐姐直接上了二楼,看起来十分熟悉这里了,第一时间就有了目标。

  最吸引人的配装吗……

  我无意识间走在整齐排列的服饰中,忽然想到昨日我穿着那件羞人内衣时,弟弟一瞬不瞬盯着我的傻瓜样。

  要在多得令人眼花缭乱的服饰里选出很搭的整套服装,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因此我和赫拉姐姐都是分开的,谁先选好便谁先拍摄,等我换好服装后,赫拉姐姐已经拍摄完毕了。

  「姬雅妹妹,真厉害呢。」赫拉姐姐的赞赏和亚瑟先生灼灼的目光令我脸上微微发热。

  浅黄色的棉麻背心,搭了一条蓝色长裙,因为是夏天,所以这种轻薄材质的服装穿起来很凉爽透气,不过会略透一点,即使我选择同色的胸罩又或者裹胸,都会在外突显出来,因此我选择了乳贴。长裙的下摆一直到了脚踝,脚上穿着一双牛皮高跟凉鞋,露出我洁白如玉的可爱脚趾。

  即便没有乳罩的衬托,我饱满的巨乳也呈现出美好的形状,将浅黄色背心撑得高高鼓起,因为贴了乳贴,倒是看不到乳头的颜色,但柔美白皙的乳肉之间的阴影,也就是乳沟,就能透过轻薄的面料看到少许了。

  所以从我自换装室出来后,亚瑟先生的双眼就没有离开过我美妙的乳房,那种眼神与昨天的弟弟如出一辙,好像在探究着什么,好像在渴望着什么,又好像在侵略一样。

  这样的眼神让我羞意更甚,而我发红的脸颊似乎又让亚瑟先生越发的富有侵略感。

  这不成了恶性循环了嘛,唔……

  按照亚瑟先生的指示,我在田野式的仿真背景前,自由漫步,无需我刻意摆出什么姿势,他会自行抓拍。

  自然的不一定最美,但一定最真,然而真也是一种美,更是凌驾于通常意义上「美丽」的美,我该说不愧是专业的摄影师吗。

  慢慢走动起来的时候,当然胸前F 罩杯的巨乳明显地晃动起来,更由于我的骨架并非娇小的类型,乳房看起来更加巨大诱人。走动时我有意无意地偷偷看了亚瑟先生几眼,因为我总觉得丰美敏感的乳房有点刺刺热热的感觉,好像被炽热视线所刺穿一样。

  「好,停!」亚瑟先生冷不防地叫道,我脚下一个不稳,娇呼声中上身朝前倾倒,所幸我自己的平衡感还不差,即使穿着高跟鞋也能很快稳定下来。

  「拍到了一张很好的照片呢。」赫拉姐姐抢过亚瑟先生手上的相机,来到我身前把刚才的照片调出来。

  脸上泛着红晕的美貌女孩,脸上露出失措与困扰的可爱表情,身体前倾,后翘的臀部那圆润性感的美满曲线,连宽松的半身长裙也不能遮掩,而在抓拍的这个瞬间,女孩胸前美艳的巨乳向前,若非浅色背心领口很高,仿佛都要跳出来了一般。

  赫拉姐姐露出促狭的笑容,将我胸部那处的区域放大,我禁不住「啊」了一声。

  亚瑟先生抓拍到的是我乳房晃到最前面的一个瞬间,柔美丰满的乳肉紧紧贴住浅黄的轻薄背心,半个乳房的诱人轮廓都显现出来了,万幸的是由于用了乳贴,粉红娇嫩的乳头不至于被发现,但由于贴得很紧,没戴乳罩和裹胸已经看得很是清晰,由此推出我贴了乳贴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果然很吸引人呢。」赫拉姐姐把相机还给亚瑟先生后,坏心眼地做出最后的评论,然后以眼色向我示意亚瑟先生下身明显的凸起,这令我想到弟弟的大肉棒被内裤局限在小姓间内的辛苦模样。

  我脸红红地与赫拉姐姐打闹着进了换装室,接下来接连换了近十种不同风格的服装。

  「好,接下来是最后一套……」赫拉姐姐拉着我进入换装室,「最后一套的风格,我需要略微说明一下。」「最后一套,需要我们表现出自己最性感的地方,除了整体服装外,内衣也要选择性感或者情趣的类型,在拍完服装后,我们要在现场脱下外套,以内衣为衬托展示我们最美好的身体。当然,在这之后还有最后一步……」「呃……」我捂住烫得吓人的脸颊,感受着脸上柔嫩细腻的肌肤。
  在男人的注视下脱衣,并且将宽衣解带的妩媚姿态拍摄下来,这些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羞耻了,然而还有更加羞耻的。我们需要摆出各种诱人的姿势,甚至自,自……自慰什么的,直到高潮。

  按照赫拉姐姐的说法,不仅对于外貌气质,对于胸部的大小形状,诱惑臀部的形状,甚至乳头的颜色乳晕的大小颜色,乃至小穴或菊花的细节,还有高潮时的神情和反应,不同的男人都有不同的偏好,对于支付信点开展侍女活动的男人们,能够从头至尾都让对方得到最完美的享受,那就是我们侍女希望能够做到的事了。

  因此对于在宣传之中,对于性方面的展示是不可或缺的。

  当然,这样活色生香的美艳场面,对于摄影师来说也算是一个福利,不过可惜,如果信点不足的话,就只能自行撸管解决了。

  这个世界的摄影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是无比辛苦。

  「姬雅妹妹,我选好了哦,先出去了。」好快!

  听得赫拉姐姐的声音,我抬头看过去。

  赫拉姐姐选择的是一套黑色的吊带连身长裙,这套长裙是半透明的蕾丝长裙,搭在赫拉姐姐的身体外面,为她曼妙的曲线更增几分神秘的性感。上身部分透明度很低,不过低低的领口令赫拉姐姐露出深深的乳沟,尽显傲人的身材。下半身则是如同薄纱一般,赫拉姐姐以热裤作为下身的内衬,长裙侧开衩直到腰际,行走时,性感的褐肤大腿在薄纱间一隐一现,分外勾人。

  真是性感诱人啊。

  像是个魅惑人心的小恶魔一样。

  咦,难道,赫拉姐姐就是天使恶魔的恶魔吗?这么说来,我是……天使?
  虽然我喜爱的浅色调与天使很搭,但天使这种崇高的词语我真的配得上吗?
  使劲摇摇头,我把杂念驱逐出去,很快选好换穿,出了换装室。

  「啧啧,真不愧是……等等,你竟然能穿上白色?!」赫拉姐姐与亚瑟先生一同瞪大了双眼,与赫拉姐姐单纯的惊讶和欣赏不同,亚瑟先生的惊讶之下更隐藏着仿佛岩浆般,让我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的炽烈感。

  对浅色调的喜爱和赫拉姐姐对我可能的「天使的期待」,让我选出这一套从内到外,完全由白色组成的服装。

  我的上本身同赫拉姐姐一样,也是吊带的样式,是一件纯白色的吊带裙摆上衣。所谓的裙摆上衣,即是上衣的下摆如同裙摆一样,有一种给上半身穿上裙子的,独属于年轻女性的轻飘飘的美感。

  这件白色吊带上衣是U 型领,中央的领口同样很低,露出我大片的娇嫩乳肉,丰满的美乳上半部分和靠中央的近一半都暴露出来,甚至连粉粉的可爱乳晕都能看见一点。由于之后就是内衣拍摄,考虑到内衣拍摄的本质并非在于内心,而在于展示美好的形体,索性我连乳罩也都省略了,毕竟就这件上衣而言,很难选出搭配的乳罩。因此我的乳头在离U 领开口很近的边缘凸起一点面料,隐隐透出粉嫩的颜色。

  由于我的乳房有F 罩杯,并且自然挺立形状良好,不用乳罩的衬托也是可以的。也因为乳房撑起前胸处的面料,原本能搭到腰间的下摆也向上提了几分,半露出我白嫩可爱的肚脐。

  下身我穿着的是一件白色修身包臀裙,裙下遮到大腿的一半,腿部的线条与我臀部的线条,都能凸显出来。尤其是臀部,面料紧紧地贴在我丰满柔软的臀肉上,两瓣臀肉之间的沟壑也现出几分,勾勒出叫人心魂皆荡的曲线。包臀裙还有一个性感的前开叉设计,本来就只遮到大腿一半,开叉到了临近大腿根部,使得我最神秘最诱人的部位好似半隐半现,直欲叫人发狂。

  裙下的一双白色的蕾丝吊带丝袜,为了不使包臀裙显出吊带的痕迹,我将自动活动的吊带调整到股间,使得吊带从两瓣臀肉之间经过,紧紧勒住我的菊花。走路时微微的擦动使我的菊花变得敏感起来,不断一涨一缩地摩擦着丝质的吊带,阵阵麻麻痒痒的感觉传出来。

  当然,前面的吊带就不用调换位置了。

  由于菊花的异样感,以及穿着性感服装的羞人感,我全身稍稍发热,走路都有点扭扭捏捏,听到两人对于「白色」的惊讶,我心生好奇,但没有心思去问。
 —讶只是一时,拍摄很快开始。

  流程基本和之前一样,基于自由自然的前提,由亚瑟先生自己来抓拍。
  但亚瑟先生唯独对我提出了一个要求。

  亚瑟先生正躺在我的脚下,那种仿佛要将我烧得融化的目光,正透过相机的镜头,在我敏感幼嫩的肌肤上扫过,尤其是非常敏锐的小穴,他的目光犹如由虚转实,化作一根灼热的大肉帮死死抵在花瓣的媚肉上。

  由于我包臀裙的前开叉设计,从亚瑟先生的角度,我大腿根部的白色蕾丝花纹窄内裤一览无余,不止如此,通过被我一对巨乳撑开的上衣下摆,我乳房下半部分的雪白嫩肉也能收入镜头。

  我的身体微微颤动,带动着柔软迷人的巨乳轻颤,菊花摩擦着丝质吊带,同时我还感觉到小穴也慢慢半张开来,那股小穴嫩肉擦着内裤蕾丝的奇妙感觉令我不禁低哼一声,慢慢地淫靡的爱液浸湿半透明的蕾丝内裤,此时我娇艳如花的小穴一定很清晰了吧,因为本来我就选的是超鳖的蕾丝内裤。

  「好。」亚瑟先生的声音有些颤动,看他下身支起来的凸起,就能感受到他的辛苦。

  「那就开始内衣部分吧。」看着亚瑟先生的狼狈样,赫拉姐姐娇笑起来,当先慢慢脱下。

  赫拉姐姐的连身长裙落,与我的上下衣同时落在地上,亚瑟先生的呼吸顿时粗重起来,在拍摄室里清晰可闻,刚才我们衣衫半解的样子他也抓拍了不少。
  赫拉姐姐穿的是开裆露乳的比基尼内衣,皆是蕾丝半透明的款式,而我则只有一件超薄的透明内裤,以及更增性感的吊带丝袜。

  「啊,真羡慕姬雅妹妹的胸型,明明这么大,不戴乳罩都不会下垂。」赫拉姐姐惊叹着接近我,突然袭击地捏住我的一双巨乳,窃笑着揉捏起来,敏感柔嫩的乳肉顿时传来酥酥麻麻的舒服感觉,令有心反驳的我不仅低声呻吟起来,双腿间小穴接连泌出爱液,使得大腿内侧都有些湿湿的了。

  「好啦,开始做正事。」似乎没想到我这么敏感,赫拉姐姐笑着停手说道。
  喂,一开始没干正事就是赫拉姐姐吧,哼!

  不过赫拉姐姐已经跑开了,看赫拉姐姐跳动的E 罩杯乳房,如果我追上去,连半点遮掩也没有的巨乳也会如此淫靡地跳动,这一点让我放弃了这个想法,暂时饶过她好了。

  接下来的摆出各种诱人姿势,也是自由行动,该怎么办呢。

  呜——赫拉姐姐开始了,我也不能落后。

  其实到了这一步,和最后的自慰阶段已经没有明显的界限了,至于所谓福利……

  亚瑟先生在各个角度摆放了许多相机,设定好了摄像模式,就脱下了裤子,露出他比弟弟还要大几分的肉棒来,正对着引诱他的赫拉姐姐……呃,果然还是撸管吗?

 〈来亚瑟先生现在囊中羞涩,话说回来,没有哪个男人会存着信点不用的吧。
  「好啦,亚瑟,今天别看我,多照顾照顾姬雅妹妹。」亚瑟先生意外听话地到我这边来,不,或许也有我自身魅力的原因吧。他巧妙的站位使得他并不会出现在镜头中。

  「那个……」被不是家人的男人赤裸裸地盯着我白嫩的玉体,稍微有些害羞啊,不过因为害羞而停止可不行。

  我忍住心中的羞意,背过身来,将我光洁的背部曲线和肥嫩的臀瓣给亚瑟先生看。我身体前倾弯腰,将丰腴的臀肉和大腿特别地突显出来,恢复原位的后面的吊带勒入我柔软的臀肉中。我轻轻拉开窄窄的超薄透明内裤,微微涨缩的粉色菊花也从臀肉之间显现。

  「好美,好美,姬雅,姬雅……」稍稍回头,我看见亚瑟先生右手快速在狰狞的大肉帮上撸起来,他一定是想象着在我身体内驰骋的感觉,想象着大肉帮穿入我粉嫩的菊花,想象着他的下身把我丰美肥腴的臀肉撞出一圈圈淫美的臀波。
  右手怎么能与我的身体相比,此时我也只能给他一些视觉上的平衡吧。
  一种莫名地可怜涌上心头,我左手覆盖在我的臀瓣上,五指嵌入软肉中慢慢揉按。原来我的臀部,摸起来竟是这么舒服,软软的,难怪弟弟……但我的臀肉也很敏感,异样的感觉扩散开来,连带着小穴也开始发痒,好像期待吃下什么东西一样。

  我右手抚过暴露在空气中的濡湿的花瓣,忍不住在瓣肉上多按了几下,如潮的快感让我紧紧咬住嘴唇,满脸羞红,而不断涌出的爱液没了内裤的遮拦,汇聚成几道透明的黏液流,流下去浸湿白色的蕾丝丝袜。

  低声的娇吟中,我身体轻颤,由于上本身向前弯曲而下垂更显巨大的乳房晃荡出耀眼的迷人乳波,我右手不断在菊花和小穴之间来回抚弄,被手指带上的黏稠爱液弄湿了可爱的菊花,显得越发的淫艳。

  仿佛全身的敏感之处都星火燎原般燃烧起来,我左手离开舒适的臀肉,解开内裤,任由它落到脚下,使得我性感美艳的胴体完全暴露在亚瑟先生面前。
  然后我左手抚上乳房,指尖仿佛失控了一般轮流在左右乳头上刮弄,右手中指慢慢伸入菊花中,不,与其说是伸入,倒不如说是菊花一涨一缩地将我中指吞没进去,不知为何,这段时间我已知道我菊花以内不会有任何秽物残留,因此不用担心卫生方面的问题。

  或许是我的动作刺激到了亚瑟先生,他呼喊我名字的频率加快了。

 ≌花腔内的嫩肉紧紧包裹着中指,那样的感觉有些怪异,实际上最舒服的还是中指插入菊花,又或指节通过菊花时,那一刹那的扩张感,这一点与小穴略有差别。

  我尝试着让中指的指节不断进出菊花,忽然密集起来的快感使我立刻兴奋起来。我双腿紧紧夹住,努力维持着站立弯腰的姿态,左手此时也顾不得乳房了,扶在旁边的背景图上。

 ≌花扩张的快感让我加快的中指的进出,不多时,我娇柔的身躯抽搐起来,难言的性悦快感在全身回荡,如同尖锐的电流肆意地穿行在身体中,我肥美的巨乳激烈地晃荡起来,嘴里吐出娇吟的声息。

  「姬雅,我,我射了!」亚瑟先生一声低吼,随即我就感到灼热的黏液喷射到我臀部,还有我插弄菊花的右手上,白浊的精液一股连着一股,我挪开右手,让我此时敏感涨红的菊花也感受着男性精液的冲击。

  直到浓稠的精液快要覆盖完我双臀,亚瑟先生才停止了喷射,坐在地上粗粗的喘息。

 ~液混着爱液从我双臀向下流去,热热的液体流过大腿小腿的感觉,让我难忍心中荡漾。

  我怀着莫名的心态,略微转过头看向亚瑟先生,撅起小嘴,无意识地将沾满精液右手手指放入樱唇之间细细吸吮。

 ∩是人家,还没有高潮呢……

  ……

  「哈哈哈哈,那一副欲求不满的幽怨模样,真是太棒了!姬雅最棒!」啊啊啊啊,我现在简直要抱头痛哭了,哦,不,这样可不行,不能让赫拉姐姐好过!
  赫拉姐姐坏心眼的取笑源自于亚瑟先生寄来的宣传预览,最后一张,正是我无意间吸吮亚瑟先生精液的那一幕。

  画面的那个女孩,天使般的容颜,弯腰时垂下来的傲人双乳,覆盖着精液的美妙臀瓣,微微张开的淫媚菊花,从大腿根部向下流去的晶莹淫液,以及似泣似怨咬着覆满精液食指的神情,这一切……

  让我本人看了也面红耳赤,心跳不已。

  「姬雅妹妹,说不定要在聚居境内掀起一阵风暴呢。」赫拉姐姐太夸张了,怎么可能呢。

[ 本帖最后由 ffffaaaa17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ffffaaaa17 金币 +240~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ffffaaaa17 原创 +2~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ffffaaaa17 威望 +2~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