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青春的调教第七章

青春的调教第七章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版主评語: 色城版主        
                        读文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读文后∩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5/6/28发表第七章2015/7/5发表第八章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是
字数:7837

                第七章

  黎明的曙光升起,驱散了黑夜最后的一丝阴霾,美丽的海岛城市一如往日般再一次焕发出炽烈的热情。

  同时被唤醒的,还有我们美丽的应考毕业生兼学生会会长大人。

  「阿姨早上好。」

  菡曼来到了卫乐的家,亲切的跟卫妈妈打招呼。

  「鱼鱼今天也这么早,我家包子估计还在床上。」

  「嗯,我让他起床去。」

  少妇看着这个漂亮又懂礼貌的女孩,不禁欣喜。

  ——这儿媳妇多好啊!

  卫乐还在呼呼大睡,昨晚他一直打手枪打到凌晨一点多,这天已经全亮了,却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A 市地处热带,白天很热,晚上却是有点凉,男孩在睡梦中,不知不觉的把薄被单缕成柱子装,像抱充气娃娃般的手脚全搂上了去,脸上表情销魂,留着口水,估计还在春梦当中。

  菡曼进入房间的时候,还听见男孩口中碎碎念念,牙牙学语般的不知道说着什么,尽管你再认真的去聆听也不会听出一个有意思的词语。她不禁莞尔一笑:「长这么大个人了,还在梦话。」

  「起来了,阿姨都做好早饭了。」

  「# ¥% ……

  「说啥了?快起来,要迟到了。」

                「*

  不知道男孩是否昨晚过于操劳,女孩怎么叫他,他都没醒过来。似乎还嫌有点吵闹,索性把头掐进了被单里头。

  菡曼有点气了,昨晚他已经不管自己径自离去,现在又一脸的嫌弃,她菡曼在学校里可是学生会长耶,纾尊降贵的每天来唤起床,要是被学校里的其他同学知道了,这叫自己以后还有什么威严。

  她用力的扯住了被单,想把被单从男孩的怀里夺过来,谁知道男孩抱得死死的,连试了几次都不成功,眼角督见男孩穿着的短裤,想起昨天掉裙子的那一幕。女孩心生一计,这一计又把她自己给逗乐,还没出手实施呢,她自己便先笑了出来。这笑容里饱含着女孩平常罕能见到的得戚和报复意味,配合女孩浅红鲜明的嘴唇,微微上翘的弧度,带着青涩又年轻的美丽,要是旁边有人能看见,必然会被女孩那神圣中暗带邪恶的美丽所俘虏,甘愿成为奴隶一世被其奴役。

  女孩出手果断,白嫩修长的十指抓紧了短裤的裤脚,以前所未有速度用力一扯,裤子竟如扯桌布般顺利的脱离了男孩身体,利落得连女孩自己都吃了一惊。
  「哇!打劫吗?」

  男孩牟然惊醒,人立而起,眼神迷离又慌张的大量四周,还以为有贼入屋抢劫。

  气氛就这么僵住了。

  女孩呆呆着把短裤拿在手上,身体还保持着刚才扯裤子的动作,眼前的是男孩黑色的三角内裤。由于男孩站直了身子,又在床上,所以女孩的眼睛刚好与他的下体平视。男孩子晨起时高高撑起的裤裆几乎顶住了自己的鼻尖,看着这个高耸的『小山丘』,女孩的脸由粉转白,又由白转红。

  「啊……拿走!」

  女孩情不自禁的大喊,还一把推向了前方,手刚好就推到了『小山丘』上,把男孩推倒在床,她自己也由于用力过猛,脚一滑也倒在了男孩身上,那『小山丘』就嵌在自己胸前两颗饱满的胸乳之间。一阵酥麻的感觉自胸腹间蔓延至全身,让女孩无力动弹了。

  「痛……痛死我啦!」

  男孩脸都白了,要害受了这么一下重击,本能的就想伸手去护,而然女孩就跌倒趴在他的身上,哪里能护着,最后只能手舞足蹈,手脚漫无目的地挣扎,导致了女孩也只能被动的跟着男孩的动作而摇晃着。胸口处传来的酥麻感觉越演越烈,女孩差点便要叫了出来。

  好一会儿过后,两人才从激烈的动作中缓了过来。

  「你起来,压死我了。」

  女孩脸红得像熟透了的苹果,几乎都滴得出水来了。她软软绵绵,扭扭捏捏地从男孩的身上爬起来,也不敢望,就这么像个扯线公仔般坐到床边。

  男孩双手捂着裤裆,似乎痛楚还未完全退去。

  「想杀人啊,你不知道这样很痛的吗?」

  「……」

  「怎么不出声了。」

  女孩不敢望向男孩,低着头道:「你,你没事吧。」

  「没事?都快痛死了。」

  「不,不好意思。」

  「你这是搞什么呀?」

  「我……我……」女孩被问得无言以对。

  「这是报复,赤裸裸的报复。」

  报复?对啊,我这不是要报复吗?干嘛好像我做错事一样。男孩的一句说话仿佛把女孩的魂魄带回来了。一瞬间,女孩的害羞和自责全都抛到云端去了。她转身站起,一副女皇登临天下的架势,昂头手指男孩。

  「对啊,就是报复,怎么样?谁叫你怎么喊都喊不醒,谁叫你昨天看到了我,我的内裤,谁叫你天天欺负我。今天,我就是要报复你!」

  「我……前两个我不跟你计较,说我天天欺负你就太没良心了吧,我什么时候……」

  「你就是天天欺负我!」

  「……」男孩无语,似乎不管聪明美丽或是愚蠢丑貌,只要是女孩子,一不讲起道理来,似乎都一个样,「好吧,是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哼,本来就是你的错。」

  「是是是,那请您先把我的裤子还我,可以吗?」

  女孩才想起自己拿着男孩的短裤,脸一下子又红了,把裤子一扔,便出房去了。

  「快点下来,快要迟到了。」

  菡曼走下楼,早餐已放好在桌子上。她心想:楼上那么大的动静,估计阿姨全都听进去了。果然,见卫妈妈一副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令她直想找个洞钻进去。

  当两人走出门口准备上学的时候,菡曼还一直捏着卫乐的手臂,口里不停地嚷着「都是你」「都是你」的埋怨,直把卫乐痛得吱牙咧齿。

  「哎……哟!原来你们都住一起啦,真大胆哟。」

  这独特的可爱开场白,不用问就知道是我们的活泼可爱的校花女神许萱萱的声音。

  「谁要跟他(她)住一起!」

  紧靠在一起的两人异口同声的反驳,只是在发问者眼中,这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卫乐问道。

  「我是来找曼曼的。」

  「你找我?」

  「哟,不对,不是我找,是她。」

  两人随着许萱萱手指的风向望去,一个出乎意料的人,静静的站在了菡曼的家门前。

  「舒凌?」

  「萱萱,你来打我一下,看我是不是在发梦。」卫乐呆呆地道。

  我们淳朴又天真的许萱萱同学,真的就很认真的打了男孩一个巴掌。

  「嗯~ 呀!痛。」喊痛的反而是娇滴滴的许萱萱:「痛死了,包子,你脸皮太厚了。」

  许萱萱跟菡曼特别熟,也跟着她管卫乐叫『包子』。

  「亏你还说得出口,我脸都红了。」

  许萱萱闪着一对无辜的大眼睛:「又是你叫我打的。」

  「我没叫你那么用力哇。」

  「你又没有说要用多大的力。」

  「你……」

  菡曼没理会这一对活宝,亲切的向舒凌走去。

  「菡曼,昨天你在电话里说的,我还是有点不明白。」

  在学校里,敢直接称呼菡曼名字的人几乎没有,一来是仰慕她的美丽,第二是怯于她的气墙。舒凌却是个例外,她不善交际,直来直往的性格,导致了她谈吐间总有股冷冷的气息,这也算是她鲜明的个人特点吧,菡曼对于她的这种性格也不讨厌。

  「学生会秘书助理的职责其实也没那么复杂,就是平时整理文书之类的,这很难说的明白,你做个两三天,应该就懂了。」

  原来她是来请教菡曼学生会里的工作详细的。

  她两人就这么谈上了,另一边的两个活宝却是越演越激烈。

  「我叫你做你就做,你这胸大无脑的臭屁孩。」

  「我哪里臭了,你才臭呢。」

  「我是说你胸大无脑。」

  「你才胸大无脑,不对,你没有胸。」

  「我没胸?我天天游泳,两块鸡胸肉加六颗巧克力。」

  「够了没!」

  菡曼跟舒凌谈了一下,看时间不早了,就催促先上学,回来听见两人还在闹,威严的出声制止之余,还赏了卫乐一个爆栗。

  「曼曼酱,他欺负我。」

  许萱萱可怜答答地抱住了菡曼一条手臂。

  「他是该打,你也不差。」也是给了一个爆栗,「都给我上学去。」

  女皇本色表露无遗。

  不得不说,搭着三大校花,走在粉红大道上,几乎惹来了全体学生的灼热目光,那感觉的确不错,很不错。卫乐开心的伴着三人,颇有狐假虎威的得意洋洋地走着。只是这种得意到了校门口的时候便一扫而光,原因无他,那个讨厌的贝戋一如以往的站在了那里。

  「菡菡早啊。」似乎知道对方不会搭理,他又自顾自地说:「今天晚上有个晚会,我想邀请你作我的舞伴。」

  菡曼根本不理会,脚都不停一下就想越过校门。

  贝戋主动地拦了上去,伸手阻止了对方的前进。

  「是个很高级的晚会,只有像你这样有气质的人,才配当我的舞伴。」
  「我只是个普通人,像这种上流聚会,不适合我。」

  「别这样,像你这样的人,命中注定是要过上流的生活的。」

  「对不起,我真没兴趣,放手!」

  贝戋还要再拦,此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

  「你没听见吗,她说让你放手!」

  卫乐主动地搁开了贝戋的手,示威性的盯住了贝戋。他本来就比贝戋高几乎一个头,这种对视本身就非常具有威吓性。加上卫乐长期运动练就的一身魁梧身材,跟贝戋养尊处优的单薄身板一对比,竟令得对方不其然的后退了一小步。趁着这空挡,他拉起了菡曼的手越过了对方,走进校园去了。

  贝戋有点拉不下面,又不敢上前,只能在后面佯装着叫嚣:「菡菡,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有多好的。」

  「他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呀。」许萱萱撇着迷人的小嘴唇道。

  「你怎么对他这么客气,要不是你不允,我早就揍他一顿了。」卫乐狠狠地说着。

  「我可是学生会长,怎么能允许同学之间发生打斗事件,你以后再不要说这个了。」

  舒凌倒是沉默的听着三人,也没打算插话。

  众人走远后,贝戋身旁的护卫兵角色一般的几个男同学凑上前来,询问道:「菡曼的确很诱人,但以贝少爷的能力,找个比她更好的也非常方便,何必为了她受委屈。」

  贝戋反手给了那人一个巴掌,恶狠狠的骂道:「你懂什么!我对她的感情轮得到你说三道四?小心你的狗嘴。」

  那同学吃了一巴掌,屁都不敢再放一个。

  另一个看上去比较聪明的却见机向贝戋建议道:「那个男的,要不要我们教训他一顿。」

  贝戋离远狠狠地盯住了卫乐的背影,眼内闪烁着阴谋的火花:「不用,我有更好的方法。」

                ——

  本作只因无聊写就自娱,不作其他用途。

  喜欢的请顶一下,或者留言给我,我本人非常乐意接受有见地,有创意的评点或想法。谢谢!

  不定期更新……

                第八章

 ∨月阳光普照,炎炎盛夏带来灼热的悸动。应考生的校园生活迎来了繁重的日常化,一大堆的课程,做不完的习题,时不时吓你一跳的模拟考,让一帮刚刚升上高三的学生们适应不过来,几可呕血。

  相比较而言,L 高中的学习任务还算得上轻松,学生们勉强能跟上。校园的高干、富商子弟占了全生比率的50% ,他们当中几乎大部分的升学早已被父母安排妥当,出国留学,高价学位什么的早早就已经铺排就绪,学习压力对于他们来说形同虚设。除了他们以外,其他的学生倒是品学兼优,对相对没那么沉重的学习压力也能很快适应——不管怎么说,L 高中也是A 市师资设备最优质的学校,学生的基础还是很优秀的。

 —学到今,已经一个星期过去了,学生们也渐渐从假期的轻松散漫重新投入到学习生活当中。

  学生会的工作依然很繁重,由于要准备十月份的校庆,每一位学生会的成员除了应付学习压力外,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的。尤其是让众人惊诧的,新进入学生会的舒凌小冰山,她的表现让大家再一次下巴掉了一地,她对工作的热枕和勤奋,比起其他人都要多出好几倍,时常忙到月亮升起依然留守在校园里。这让一直以来都冷冷冰冰的舒大校花形象彻底的颠覆了过来,让人不敢置信。她工作的效率高得吓人,在菡曼的指引下,两三天的时间就完全适应了她的岗位。在日常工作中,她话语依然很少,但每一句说话无不是切中重点,一针见血,让人又敬又爱。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这位舒同学的努力感染,学生会成员全都成了一台台不知疲倦的生产机器,工作的效率明显提高了不少,尤其是男同学们。一边应付学习压力,一边拼命的工作,尽管非常劳累,却没有一句抱怨。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至理名言啊!尤其是女神级别的这个『女』。
  相比起其他的学生会成员,菡曼无疑是当中最轻松的那一位。并不是说她不努力,不勤奋,而是这个『学生会长』一职并非是由最能干活的人当选,这头衔更多的是起到一种信服力的作用,就像是某些国家的元首,主要负责的是一种形象代表,真正干活的却是总理、首相之类的人。菡曼的能力在她就任副会长的时候便已经体现得淋漓尽致,要不然她当选会长时,不会得到全校师生的一致赞同,掌声雷动。

  「好了,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大家按照安排,把自己的工作完成好,散会。」
  菡曼颇具威严的话语结束,代表了学生会一天的工作完结,可以各自回家去了。

  只是在场的十数人都没怎么动,似乎对『回家』这一词没有什么冲动。
  能跟在两位气质独特的美少女在一起,谁他妈的想回家了?

  「干嘛?都回去,校庆的工作是比较紧迫,但是作为学生,学习才是最重要的。」

  在菡曼的一再催促下,各人才姗姗离开。舒凌却一动不动的坐在位子上,其他人都离开了,她还没有起身的打算。

  「舒凌,怎么了?」

  舒凌沉默,好一会儿后似乎发觉这样不太对,才道:「菡曼,我想先把校庆的各项工作表整理一下。」

  「都很晚了,这个一时还不好处理,你还是先回去吧。」

  「我还是整理一下吧。」

  「你到底怎么了?」

  菡曼看着舒凌的表情,似乎察觉到一点端倪。

  又是一顿沉默,才听见舒凌道:「嗯,那我先回去了。」

  「舒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说给我听,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舒凌一笑:「没事,我回去了。」

  『她不愿意说』。

  管很想隐藏,菡曼还是看出了舒凌笑容中的生硬。

  「她怎么会有烦恼,她可是小冰山耶,谁敢欺负她?」

  回家途中,菡曼跟卫乐说了她的担忧。

  「你很损啊,怎么老给人起外号,不理你了。」

  菡曼本来就有点担忧,想跟他商讨,却是换来对方这种吊儿郎当的态度,假装生气的加速往前走。

  卫乐匆忙拉住了菡曼的手。

  「你别走啊,我跟她本来就不熟,就是想帮,以她对男孩子的态度,估计我没靠近就被拍到墙角去了。」

  菡曼本来就没真的生气,他这么一说反而被逗乐了,『噗嗤』一笑,发现他拉住了自己手,甩了几下,没甩开。

  「快放手啊,拉拉扯扯的,被人看到怎么办。」

  「去,拉手怎么了,小时候我们还一起洗澡呢,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看过。」
  菡曼脸都红了,看了一下四周无人,心才有点安定。

  「说什么呢,臭不要脸。」

  菡曼其实很享受两人之间的这种小暧昧,却又羞不过脸,便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走去。

  卫乐心里面其实还想说『现在我还想重新看一遍』之类的话调恍一下对方,终究没胆子说出来。

  到了晚上,两人作业基本完成,趁着海风舒爽,他们又习惯性的站到各自的阳台上聊天。

  「你还记得开学那天跟贱男站到一块的那个女吗?」

  贱男?是贝戋吧,这货又给人起外号。

  菡曼听后戚着眉头,很不耐烦道:「提那个人干嘛?」

  「谁跟你提他,我是说那个女的。」

  「那个女的怎么了?」

  「她调到我们班上来了!」

  「嗯嗯。」

  「我说她调到我的班上来了。」

  「听到了,这有什么好说的?」

  「她不是一直跟贱男在C 班的吗,而且看上去应该是同一伙人吧,怎么无缘无故的调班呢?」

  「我怎么知道。」

  「听说她开学那一天就请了三天假,回来后就调班了。」

  「又怎么了,你到底想说什么?」菡曼有点不耐烦了。

  「我感觉她是被欺负了,所以才调的班。」

  「贝戋欺负的人还少吗?」

  「哎,这就是你不对了,你身为学生会长,眼见有学生欺负人,怎么就不管一管。」

  提起贝戋,菡曼本来就不怎么高兴,现在还被他这么说自己,气都不打一处来。

  「证据呢?什么都没有,叫我怎么管。」

  「对付他还用得着什么证据?如果我还在学生会,每天就让他在训导处上课。」
  「那你怎么不干了,现在来说这个,寻我开心吗?」

  「还不是为了留多一点的时间照顾你。」卫乐小声嘀咕。

  「什么?」菡曼没听清楚。

  「我说那女的被欺负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多照顾她一下?」

  「哼,对啊,那你多多照顾吧,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就发蒙,不管你了,我洗澡睡觉去。」说完转身进入了房间。

  「喂,我不是……」

  「去死吧,死包子!」

  「好好的怎么就生气了,真不讲道理。」

  卫乐挠着脑袋,一脸迷惘的走回去了。

  A 市南边是一片海滩,因此那里也建满酒店和度假村。其中靠中心的那一带,是这里规模最大,设施最豪华,坐拥了三千米海岸线的度假酒店——贵族城堡。这里是贝业集团的产业,作为集黄金海岸,住宿,赌场,连锁商场于一体的高级度假酒店,无论是布局,园林设置,全景观的望海设计都让人流连忘返。当中一排建设在海岸旁的私人小别墅最让人神往,独立设计,有花园,中空大厅,二层大阳台,全方位面海景观,身处期中,感觉就像被大海所包围,那种海阔天空的高远,让人有种君临天下的错觉。房间里的装横简约而又奢华,无论是充满色彩的天花,墙上的壁画,抑或是地面斑斓的木地板,每一面都给人一种价值不菲,又充斥着至高艺术的美感。这房子的门把手甚至水龙头表面全都镀上黄金,金灿灿的颜色,尽显奢华。

  贝业集团的小少爷就住在这里,同时房间里还有着不少人,其中大部分都是身材火辣的少女,之所以能看出身材火辣,全因她们都身穿各式比坚尼泳衣,红蓝粉绿,摇舞生姿。

  这些人当中连同贝戋在内只有四个男的,看上去年龄都差不多,脸上倶是不可一世的神态,身份估计跟贝戋一样,都是富商或高官的孩子。此时四人没有在意大厅里一众穿着火辣,跳着艳舞的女郎,眼睛全瞧着中央圆台上,一个被聚光灯照射着的女孩。

  那是我们可怜的莉莉同学。

  此时她身上连一块可以遮羞的布条都没有,全身赤裸,坐在圆台上,腰靠后用双手撑着,两条长腿成『M 』字型大大分开,中间那条美妙的肉逢毫无保留地裸露着,眼角泛着泪光,带着可怜兮兮羞愧的表情被四人同时视奸着。

  「怎么样,我就说景色不错吧。」贝戋傲然得瑟地说道。

  「这妞的表情,爽呆了。」

  「不错不错,明天我也把我同班的那个女的带过来展示一下,看看她们谁更养眼。」

  「哈哈,我刚把那个校花搞上了,顺便也带她来给大家欣赏一下。」

  听完最后那个男孩的话后,贝戋饶有兴趣的问道:「闻说你们T 高中的校花也是个难得的美女,一少你这么快就搞上了?」

  剩余的两个男的也是愕然。

  贝戋外的另外三个男孩都是同属T 中的学生,与L 中不同,T 中基本上就是
这些名流子弟的集散地,整所高中的学生都是拥有相当家庭背景的,当然,这样的高中就不可能要求教育水平和教学成绩有多出众,纯碎就这为这些纨绔子弟而设,好让他们也还能说得上在接受教育罢了。男孩子名字分别叫:郑雷、黄高和林与一,说与校花搞上的是他们当中被称为『一少』的林与一。

  一少得戚道:「这还用说,我之前还以为她有多高傲,谁知道搞起来比我还浪。我都怀疑上过她的人,比我上过的人还多。」

  那黄高样子生得比较猥琐,性格也猥琐,吧唧吧唧的啜口道:「那过两天务必让她过来让哥也上一把,我早就想上她很久了。」

  「就怕你比不过那骚货。」

  「我喜欢小家碧玉型的,这个女的就很对我胃口。」剩下那个叫郑雷的,眼睛死盯着莉莉那可怜的脸,一副就要按倒对方的架势。

  「我倒是更喜欢成熟点的女人,那软绵绵的身体,跟这些稚嫩的小女孩没得比。」一少指着那群艳舞女郎中的一个,「你过来这边。」

  一个身穿火红色泳衣的女郎依言过来,身子还没靠近,泳裤上的系带就被解开,一少的手就插到里面开始尽情的抚摸。

  「那我也开干了。」

 〈着一少先起了头,其余各人也开始动作了。

  莉莉毫无意外的被郑雷推到,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力,任由对方吃奶抓臀。
  房子里,注定要演绎一场又一场淫靡的动作戏。

                ——

  本作只因无聊写就自娱,不作其他用途。

  喜欢的请顶一下,或者留言给我,我本人非常乐意接受有见地,有创意的评点或想法。谢谢!

  不定期更新……

[ 本帖最后由 zhujuno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zhujuno 金币 +150~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zhujuno 原创 +1~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zhujuno 威望 +1~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